第一次退位时,拿破仑根基还在,军队支持,部分有钱人支持,大城市的穷人也支持。加上好歹是教皇加冕过的皇帝,文明人是不太好动他的,于是赶到地中海晒太阳去。

第二次退位时,拿破仑的处境就凶险多了,大家都看出来他是一个灾星。溜出来闹了三个月,就有10万人因为他或死或伤,千万英镑打了水漂。这个时候想要杀他的人就多了,比如说吓破胆的路易十八,比如说被拿破仑揍出神经病的布吕歇尔。

不过爱他的人也很多。许多既是 拿破仑的 敌人又是拿破仑的脑残粉就反对杀他,有趣的是威灵顿公爵也反对。威灵顿作为拿破仑法军的天然克星,将法军从老大到下面的各路名将都刷了一遍,胜场接近其他反法名将的总和,他在反法同盟中的威望是无人能比的,他的话的分量也是很重的,于是大家一通乱吵,拿破仑的小命还是保住了,被打发到大西洋喝西北风去了。那为什么威灵顿要保拿破仑呢,这里面还是有一个动人的小故事的。

时间回到战火纷飞的滑铁卢战场。当时的英荷联军的主帅是威灵顿,而他的第二把手是骑兵统帅恩布里奇伯爵。虽然表面上威灵顿指挥镇定自若,但他此时心里是一万个不爽。因为就是他的头号副手,恩布里奇伯爵之前睡了他弟弟的老婆,闹出一个大丑闻,威灵顿为此丢尽了脸。而英国政府偏偏此时作出了史上最虐心的军事安排,把威灵顿和恩布里奇撮合成关键战场的正副手,大家都尴尬得要命,要不是法国人源源不断朝山坡上涌,威灵顿说不定早就跳过去掐恩布里奇了。

图 左边是威灵顿 右边是恩布里奇

但是天意弄人,就在会战快要结束的时候,英荷普联军马上就要获胜的时候,一发拿破仑最为挚爱的12磅炮的炮弹嗖的一下飞了过来,不偏不倚,直接把恩布里奇的腿给打飞了。这个时候一段经典的对话出现了:恩布里奇:天哪,我的腿断了。威林顿:天哪,的确如此。

这就是绅士风度,这就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,这就是看到最亲密的战友重伤倒下,强忍内心悲伤专心战场的大局观啊。嗯嗯!

恩布里奇中弹的那一瞬间,威灵顿那无辜的小眼神

这是幸灾乐祸啊,这是:“啊哈哈哈好遗憾怎么没直接呼脸上啊哈哈哈,拿哥就是够朋友啊哈哈哈,小弟永远记住啊哈哈哈,作为绅士我现在得绷住脸啊哈哈哈。”在威灵顿心目中,拿破仑就是大贵人啊,自己升官发财要靠他,废掉自己的大仇人也要靠他啊。那个好感度是满满当当的。这不,等到好哥们有难,威灵顿第一个伸出手拉兄弟一把,拿破仑凭着那颗炮弹活着到圣海伦娜去吹风了。恩布里奇伯爵也活了下来,只不过少了一条腿。作为不要脸的英国人的代表,这条腿变成了他的炫耀资本,他没事就挥舞着大腿骨吹嘘他挨过的炮弹比别人吃过的饭都要多,受尽万众敬仰。最后这条腿被供奉起来,成为英国人恶趣味的象征。

总而言之,拿破仑的人格魅力是大大的!